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知识 > 学龄前 > 心理行为 > 内容

上海高中生成立课题组调研二孩心理

2016-02-26 03:07 来源于:shenmy 我要评论(0) 加入收藏

本文标签: 二孩 儿童心理

导读:上海8位高一学生开展了一项关于“二孩”的调研。这项课题的主题为《单独与全面二孩放开后二孩家庭中一孩的心理特征研究》,用孩子的视角,来研究当下中国的二胎家庭。

  据《青年报》报道,新修订的《上海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》将于3月1日起施行。就在刚刚过去的寒假里,上海8位高一学生开展了一项关于“二孩”的调研。这项课题的主题为《单独与全面二孩放开后二孩家庭中一孩的心理特征研究》,开展这一项目的团队名为Brosis,取自英文的Brothers和Sisters。


  父母在做二孩决定时有没有考虑过老大的感受?


  Brosis的队长叫肖希宇,他是上海市世界外国语中学国际部的高一学生。这项课题缘起他妈妈为他生了一个弟弟。


  “在我备战中考的时候,有一天妈妈敲开了我的房门告诉了我一个天大的消息:我要给你生个弟弟或妹妹了!”肖希宇形容当时的心情是“崩溃”:“我想我以后是要出国的,3年之后等我出国时,他才3岁,可能不认识我这个哥哥,不记得我,未来有一次,当我敲开他的门时,他会说:叔叔,你找谁?”


  “既然中国有那么多的二孩家庭,父母在决定生二孩时,有没有考虑过‘老大’的感受?”于是,肖希宇决定成立这个课题组。


  团队名为Brosis,取自英文的Brothers和Sisters。其他队员分别为时陈铭、范语千、沈昕宇、余斯扬、章雨祺、张涵、栾诗鹤。他们有的出生于1999年,有的出生于2000年。除了章雨祺来自复旦附中,沈昕宇来自华师大二附中外,其他6人都来自上海市世界外国语中学。8名队员中,只有肖希宇属于“二孩家庭”,其他7人都是独生子女。


  “弟弟现在已17个月,他已经会敲我的门了,这让我有时很抓狂,因为我需要空间。可是,弟弟也是健身好道具,没有什么比抱孩子更练臂力了。”肖希宇坦言,自己“喜当哥”后,他的青春期不再发飙:“有一天,我妈妈特别累,对我发脾气,我想和她吵!可是,我一眼瞥见哭闹的弟弟,突然想到她应该也是这样把我带大的……于是,好男不跟女斗了,就由她说吧。”


  仅花一个月时间1531名家长完成问卷调查


  今年1月21日-2月21日,有1531名家长完成了Brosis这一课题的幸福感问卷调查,127名家长完成了人际敏感度调查,115名家长完成了责任感问卷调查。


  整个调查过程中,孩子们被不少机构拒绝。有的机构直接就问,帮助你们可以为我们带来什么?当听说他们只是一个高中生团队时,立马就拒绝了。但是,关键时刻,孩子们也得到了有力的帮助。当他们发邮件给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院长段涛教授时,段教授几乎是“秒回”,接受了他们的深度访谈。


  “2016年春节前夕,Brosis他们给我写了封邮件,希望我们可以提供一点礼品赞助,以感谢他们项目被调研的对象。”“医伍医拾”创始人张彩平告诉青年报记者,自己不善拒绝,便问他们要多少份?肖希宇说:10份。“我说:啊?这么少?够吗?他很严肃地说,因为我们可能不能对您的公司有很大商业价值。10份已经很感谢了!”


  这句话打动了张彩平。“最后我为他们准备了100-200份的额度,但他们还是只要了12份。”张彩平坦言:“如果是高中时代的我,应该会和小伙伴们每人回家问爸妈要100块钱来解决。”


  “肖希宇他们用孩子的视角,来研究当下中国的二胎家庭。这个研究让我们看到其实“00后”比我们想象的更关注社会与家庭,他们并不是像网络上说的那样只会玩游戏。”张彩平认为,这个研究本身很有启发意义,因为中国经历了独生子女一代,家庭的结构发生过重大的变化,当二孩家庭重新回归时,我们需要思考如何来科学地引导父母和孩子。张彩平说,“我自己是当妈妈的,这对我来说是生动一课,孩子有自己的思考,家长要调整好心态,保持一颗童心和孩子交流,这很重要,无论是一个孩子还是两个孩子。00后真的来了!我们不能把他们当成是孩子对待。”


  据悉,调研结果近日即将公布。


      亲宝推荐


      阻止妈妈二胎以死相逼 要二胎先安抚大宝


      想要二胎听听大宝的心声


      为啥大宝不爱爸妈要二孩


      上海某校小学生成立"反二胎联盟"


育儿周刊
更多>>
选择宝宝预产期或宝宝的生日
热门标签
热门阅读
编辑精选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