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亲宝百科 > 少儿期 > 少儿教育 > 内容

中国儿歌的现状:新好儿歌少 灰色童谣流行

2013-03-20 17:56 来源于:phoebe 我要评论(0) 加入收藏

本文标签: 无

导读:“太阳当空照,骷髅对我笑。小鸟说,早早早,你为什么背上炸药包……”在公交车上,一名小学生哼唱着这首由《上学歌》改编而成的童谣,而后面的词更为恐怖。这首童谣的原版,曾经让多少孩子沉浸在甜蜜中,沉浸在快乐的上学路上。不少家长转过头望着孩子,有的

  3月21日是世界儿歌日。而音像图书店货架上摆放的儿歌很少,大多是几十年前的老儿歌,新儿歌不到老儿歌的10%。传统儿歌传承面临断层,一些新儿歌缺乏童心童趣,一些恶搞的“灰色儿歌”却在孩子们中广泛传唱。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如何让好儿歌回到孩子们身边?我们又该怎么看待灰色儿歌?

  【现象】新儿歌不顺口 孩子只能唱着老儿歌

  “城门城门几丈高,三十六丈高,骑白马挎大刀,进了城门摔一跤。” 对于这首儿歌,相信绝大部分人应该是再熟悉不过。家住河西的张女士的女儿刚刚上幼儿园,这两天也从幼儿园学到这首儿歌,于是天天在家念叨。“这首儿歌我们小时候也说过,感觉很亲切。”张女士很喜欢这首儿歌,有时跟着女儿后面说上几句。

    女儿经常会在家说一些在幼儿园新学到的儿歌,让她感触很深的是,现在的儿歌精品太少,说来说去全都是以前老掉牙的几首,大多儿歌不上口,甚至不押韵,“比方说‘小小金鱼,摇摇尾巴,张开大嘴,吐出泡泡,一串一串,好像葡萄。’,这首儿歌完全不押韵,小孩也不容易记住啊。”

    张女士又举例说:“很多儿歌编得很是无厘头,比如‘爸爸叫我小捣蛋,妈妈叫我小皮蛋,不对不对,我是好吃的荷包蛋。’这儿歌编得有些莫名其妙,远远没有我们以前的儿歌精彩。”

  流行歌、灰色童谣受欢迎

  最近,王女士也发现孩子源源喜欢玩一个小游戏,跟她小时候玩的游戏差不多,但孩子嘴里的口令却让王女士诧异:“爸爸一抽烟,妈妈就瞪眼,两口子打架谁也不许动。”喊完口令,孩子就站在那里不动了。“这个游戏跟我们小时候玩的‘木头人’很像,但游戏的口令让人听着很别扭。”王女士说。

  记者调查了一些3岁至8岁的孩子,这些孩子都很大方,开口就唱。少数孩子会唱《小燕子》《两只老虎》等一些儿歌,有些孩子则喜欢唱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《大头儿子小头爸爸》等一些动画片的主题歌,但更多的孩子选择唱流行歌曲。今年只有8岁的格格面对记者的询问,大方地唱起了“伤不起,真的伤不起,我想你想你想你想到昏天黑地……”其中,还有个孩子居然唱起了改编版的《一分钱》,“我在马路边,捡到一根烟,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,叔叔抽着烟,对我把头点,我高兴地说了声叔叔给钱!”唱完后还很得意地做了个鬼脸。

  上小学一年级的阳阳说,有时候音乐课上教的儿歌,下课后自己都忘记怎么唱了。而当记者追问,为什么他会喜欢“太阳当空照,骷髅对我笑”这样的灰色童谣时,他很开心:“搞笑,好玩呗!”

  灰色儿歌流行校园

  小竹今年9岁,她给记者展示了随身带的MP3,里面除了老师要求听的英语对话外,全是周杰伦、杨幂等明星演唱的流行歌曲。“能不能唱两首儿歌听听?”记者问道。“小弟弟,我爱你,就像老鼠爱大米,咔嚓咔嚓咬死你!”小竹歪着脑袋脱口而出。旁边的母亲指着她鼻子问:“哪个教你的?”小竹红着脸说:“同学们都是这样唱的,我也跟着就会了。”“电视、网络对孩子影响太大了”。同时,记者了解到,一些“灰色儿歌”流行校园多年,像“我在马路边,捡到一盒烟,把它交给警察叔叔手里边,叔叔拿着烟,向我把头点,我高兴地说了声,叔叔,拿钱”……

  【分析】 商业利益挤压儿歌生存空间

    童谣敌不过流行歌曲

  在一些音像店不难发现,儿童的音像制品相对于流行歌曲可以说是少之又少,其中大多数是动画片,只有极少部分的儿歌。“儿歌的碟不好卖,有时候一个月都卖不出去一盘。”胜利路一家音像店的店主说,而且这些儿歌碟片中的歌曲大多都是老童谣,再加上几首新动画片的插曲,也没有多大新意。

  而市民王女士说,她听到自己的孩子唱一些情啊爱啊的歌曲也觉得不合适,但自己会的童谣也就那几首,孩子早就唱腻了。她很担忧:“这么小的孩子,唱的歌都是些情爱的,虽然有时候他们不懂唱的歌是什么意思,但我还是担心这些歌曲会对孩子造成不良影响。”

  “儿童的成长离不开儿歌,儿童对这世界最初的认知多数来源于儿歌。近年来也有一些新的儿歌,但是传唱度一直不高,孩子的兴趣也不是很大。反倒是那些经典的儿歌,至今仍被广泛传唱,历久弥新。”

  是什么让儿歌的路越走越窄?中国戏曲学院新媒体艺术系副主任于祥国分析说,“商业利益”是儿歌发展的最大阻碍,“目前社会进入商品经济时代,歌曲随之进入商品领域。当网络、电视等传播渠道大肆宣传成人歌曲时,儿歌被迫进入了一个十分狭窄的领域。”

  于祥国坦言,给流行歌手写曲的收入一定会比儿歌要高很多,这是市场经济决定的。大批有才华的音乐人是不会将精力放在儿歌创作上的,因为他们被商业价值所左右了,儿歌的商品属性相对较弱。

  “我们可以看到,儿歌创作领域的工作者,往往并不是一线的词曲创作者,整个曲目的编曲和录音也不是最好的团队。这就是为什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最好的儿歌作品呈现的原因,当然也不会有很高的传唱度了。”于祥国分析道。

  于祥国建议,政府和有关职能部门应当召集组织有能力的音乐人,参与到儿歌建设中,并在市场中做出相应的推广机制,引导家长形成正确的教育理念,主动为孩子选择符合当下时代特征的儿童音乐作品。“全社会需要具备这种关心儿童音乐的责任感,形成一个组织者、创作者和接受者的良好市场氛围。”

  教材陈旧限制儿歌发展

  翻开小学音乐课本,记者发现其中不乏几十年前的作品,有个别曲目甚至经历了两三代人。对此,中国人民大学附小音乐教师吴刚说:“现代小学生的心理发育成熟度较之前要早很多,一成不变的音乐教材显然很难满足他们的需求。”

  吴刚认为,教材内容陈旧也是儿歌发展不佳的一个原因,“有部分歌曲,在我小学的音乐课本里就有了。”他呼吁专业人士应对其进行创作和改编。“比如,可将时下孩子们传唱度较高的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系列歌曲等新式儿歌加入其中,让孩子们在长大以后也有属于他们这个年代的美好回忆。”吴刚告诉记者:“有一次,我将一个国外童声合唱团的曲目以流行音乐的方式进行了改编,没想到孩子们十分感兴趣。他们更乐意去学习新模式下的儿歌,更愿意去接受时尚的音乐理念。”

  中国人民大学附小艺术主任王靖告诉记者,他所在的学校正在策划制作一批原创儿童歌曲,争取在合适的机会里能推广到市场,让更多的孩子分享。“我们希望能利用学校已有的先进录音棚,创作出更多的优秀作品,给孩子们制造一个充满乐趣的童年回忆。”

  希望健康童谣多起来

  童谣,是孩子童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一首好的童谣能让孩子受益终身,而一首灰色童谣则可能会给孩子带来不良影响。

  “家长在听到孩子唱带有色情、暴力的歌谣时,最好及时制止,让孩子学会唱一些积极向上的歌曲。”在青海省军区机关幼儿园从事幼儿教育的何琳说,对于大班的孩子来说,他们已经能理解歌词的意思,现在孩子们传唱这些灰色童谣,一方面是因为受到环境的影响,另一方面是由于新的、好的童谣太少。她希望,今后能涌现一批新的、传唱度高的优秀童谣,以改变当代孩子们无新童谣可唱的窘境。

  小贴士

  世界儿歌日:1976年,在比利时克诺克两年一度的国际诗歌会上创立了世界儿歌日,由13岁以下的儿童每年在3月21日(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四个节气春分)——春天到来的第一天举行庆祝活动。主题是:关爱儿童、缔造和平、消灭战争、建设家园。

  部分“灰色儿歌”

  调侃型:如改编的《望庐山瀑布》:日照香炉生紫烟,李白来到烤鸭店。口水流下三千尺,一摸口袋没有钱。

  诉苦型:如改编的《真心英雄》:在我心中,老师最凶,晚上补课补到九十点钟;回到家中,爸爸最凶,天天把我打得鼻青脸肿。爸爸走了,妈妈最凶,盯着我的作业不放松,父母不在,老子最凶,拳打脚踢发泄一通。

  搞怪型:“小弟弟,我爱你,就像老鼠爱大米,咔嚓咔嚓咬死你!”

    小编推荐:

    亲宝儿歌—宝宝们最喜欢的儿歌>>

    中国新儿歌第一人—彭野先生>>

育儿周刊
更多>>
选择宝宝预产期或宝宝的生日
热门标签
热门阅读
编辑精选
0